为螺蛳粉疯狂的国人,又把这个神仙美食送上了

日期:2020-03-14 22:27:59 | 人气:

这几天,#螺蛳粉还不发货#又被吃货们送上热搜,每个字都是吃货们对于这道美味的渴望,连标点符号都散发着那销魂的臭味。

这热搜看得小U也馋了,打开某宝一搜,得,全都是预售,估计我到下个月也吃不上了,真后悔没有早点下单……

宅家一个月,由于无法外出就餐,外卖也没那么方便,速食食品突然销量暴涨。本来就深受大家喜爱的螺蛳粉轻松进入了网购热销榜前十,甚至卖到脱销。根据饿了么2月25日公布的数据,近一周螺蛳粉的外卖订单也环比飙升了58%~

中国知名骨灰级吃货、两部《舌尖上的中国》总导演陈晓卿,就曾在他写的书《至味在人间》里面对螺蛳粉有一章节深入的描写,小U每次读到这里都忍不住怒点一碗螺蛳粉……

螺蛳粉气味腥臭,味道酸辣,被戏称为“生化武器”。没吃过的人闻到那臭味就避之不及,吃过的人对那臭味念念不忘,日日思念。

螺蛳粉有多臭呢?哪条街上开了螺蛳粉店,这条街都要跟着臭。想要找一家螺蛳粉店很简单,跟着臭味走就对了!

其实螺蛳粉的臭味并不来自于螺蛳,而是来自于酸笋。同样爱吃酸笋的还有闽南人,酸笋面就是闽南极受欢迎的美食,味道嘛,跟螺蛳粉有的一拼。

一碗螺蛳粉里已经集齐了鲜、酸、爽、辣、臭这几种滋味。如果你懂得欣赏它,就会知道,臭只是它的“前调”,鲜和爽才是永恒的特色,虽然每次经过闻之想跑,但几天没吃就会想之流涎。

而且据报告显示,近几年,我国人民在“吃臭”的路上越走越远,“嗜臭吃货”人群不断壮大。

就像臭豆腐,大江南北长城内外都少不了它的身影。不论长沙臭豆干、绍兴臭豆腐还是建水臭豆腐,都已经跻身国民美食的行列。

爱吃臭豆腐的人很多,但是下面这些臭味美食,就不是随便谁都能接受的了。如果你全部都吃过并且没有吐,我敬你是条好汉……

郭德纲在相声里说过识别北京人的方法:咣叽一脚把人踹倒在地,按脖子灌豆汁,跳起骂娘肯定不是北京人,一抹嘴说有焦圈吗?甭问,准是北京人!

同样是豆制品,北京的豆汁儿和臭豆腐根本不是一个量级的,外地人一口就能喝到心率失常——服务员,我要的豆汁儿,你怕是给我舀了一碗刷锅水吧?

汪曾祺评价豆汁说:“这东西是绿豆发了酵的,有股子酸味。不爱喝的说是像泔水,酸臭。爱喝的说,别的东西不能有这个味儿——酸香!”

豆汁喝的就是陈腐的味道,它似腐非腐,用正常人的味觉体验来评价,基本可以用两个字概括——难喝。除了一些老北京,还真没什么人能爱上它了吧。

臭盐豆是在鲁南、苏北地区流传的一种怪美食,尤其是邳州、新沂、睢宁、兰陵等地,随处都能见到它们的身影。用当地话说:“煎饼卷盐豆,一日三餐吃不够”。

闻着臭,吃着香,一顿不吃馋得慌。小U尝过盐豆,虽然熏人,吃起来咸香微辣,还是不错的……尤其淋上一点香油,拌上香菜,拿煎饼一卷,也算是正儿八经的美食了。

和臭盐豆一样闻着臭吃着香的,还有安徽黄山的臭鳜鱼。有人用八个字概括徽菜:轻度腐败,严(盐)重好色。

臭鳜鱼真的很徽菜了,据说吃了一次正宗的臭鳜鱼之后,闻到啥都是一股臭味,这就是所谓的“真臭警告”吧!

对于安徽人家,臭鳜鱼只是一道“香气”独特的家常菜。但是对外地人来说,好好一条鱼,非要整臭了吃,这不是魔鬼么?

这几年,云贵川折耳根大行其道,但它在黑料界十分低调,至少长相老实,只在口腔里翻江倒海作怪。

折耳根的学名叫鱼腥草,听名字就自带一股腥臭味,常年霸占最难吃蔬菜榜第一名,也是第一个上了《舌尖》反而销量下滑的食物。

但对云南人来说,折耳根既清爽解腻,还清热解毒,有什么理由不吃?没有折耳根的一天是不完整的:凉拌折耳根、折耳根鸡汤、折耳根蘸水,就连狼牙土豆,不放点折耳根似乎也缺了那么点意思……

在宁波有句老话“无臭不下饭”。外省人走进喜食臭菜的宁绍人家里,会误以为自己走进了茅房。

臭苋菜是绍兴、宁波一带的美食,用苋菜老茎来泡臭卤,最妙的地方在于,中间的茎肉一吸,口感像果冻一样,只是气味熏天。

苋菜梗卤出来的那一坛水都是“宝贝”。各种蔬菜在坛子里泡一泡、蒸一蒸,就能幻化出无穷滋味。正宗的绍兴臭豆腐,也是用苋菜梗的卤水泡出来的。

面筋、芋艿皆可臭,冬瓜、南瓜皆可臭,最变态的莫过于那一道浙江名菜——“蒸三臭”:臭冬瓜、霉苋菜梗,以及臭芋艿心这三样臭气熏天的食材,一起上锅蒸一蒸!

当然,在这个世界上,并非所有美食并都是色香味俱全的,西方也有营养学家说过,发酵食品是饮食的最高境界,很多时候,香和臭只是一线之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