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州缥缈录》付出的努力你想不到,打磨3年,

日期:2020-04-23 08:39:28 | 人气:

《九州缥缈录》历经9个月的拍摄,搭设了上百个场景,光是北都城一处场景,就由167人耗时110天才搭建完成。

最近,《九州缥缈录》开播之后,不仅广受关注,也收获了不错的观众反响。这是由柠萌影业、企鹅影视、优酷、灵龙文化、大神圈出品,张晓波执导,江南总编剧的英雄成长励志剧,讲述了在群雄并立的时代中,少年英雄成长、坚守信义的故事。

很多看过剧的观众会认为,在总体印象上,“实”是这部剧的一个特点。故事逻辑线索顺畅,人物形象有真实的贴近感,演员的表演方式写实、细腻,画面呈现上也精美大气,体现了独到的改编思路和很高的拍摄水准。

《九州缥缈录》小说原著具有磅礴的气势、恢弘的构架、丰富的想象力,但电视剧版却没有一上来就介绍宏大的世界观,而是以极富戏剧张力的故事情节切入,不设置理解门槛,由此可以窥见电视剧版《九州缥缈录》的创作思路。

前几集中,该剧的主要人物悉数登场。这当中,吕归尘的选择和担当是一条鲜明的线索。作为青阳世子,从保护自己的朋友、保护父亲,到为了保护部族离开家乡远赴东陆,他始终保持着一颗守护他人的赤子之心,也在部族变化过程中逐渐成长起来。

由此,剧集以吕归尘的视角和人物故事带领观众进入了“九州”世界,让观众在人物成长历程中慢慢了解这一宏大的世界。剧集将心血倾注在故事的流畅讲述上,以求挖掘人性的真实与历史的质感。

因此,相比原著的玄幻传奇色彩,电视剧版《九州缥缈录》更为写实,这也是导演张晓波和编剧江南的共同意愿,“我们一起打磨了3年,最终达成了这样的认知,也希望拍出真实感来。”

从已播的剧集可以看出,服装、兵器、礼器、文字等设计都极其精致考究,九州风物尽显华夏文明之美。显然,主创对剧作进行了“去玄幻”处理,使整体风格不流于虚浮与架空,而是现出一种媲美历史正剧的古朴厚重之感。

《九州缥缈录》令人印象深刻的是每一帧画面都十分精美:雪山大漠、金戈铁马、宫殿台阁、小桥流水等美学意象纷纷映入眼帘,既给观众带来了多元化的审美享受,又传承了东方古典美学神韵,体现出主创团队在审美风格与文化质感上的追求。

经过精心改编与艺术处理后,“九州”故事恰似从土壤中生长出来的英雄史诗,更像一段历史,而非一个传奇。同时,尽管《九州缥缈录》有着独特的基调,但剧集的呈现并不是曲高和寡,而是以一种“让所有人都能看懂”的方式娓娓道来。

《九州缥缈录》开篇便展现出了辽阔壮丽的北陆风光,营造出了磅礴的氛围和厚重的画面质感。随着情节推进,不同美学品格的渗透与交融绘就了一幅东方史诗画卷。

为了呈现这样具有真实感、震撼感的画面,主创团队坚持了“实景拍摄+技术加持”的拍摄原则,历经9个月的拍摄,先后在湖北襄阳、恩施,新疆沙湾、库车等地取景,坚持全实景拍摄。

场景多、人物多、战争场面多、拍摄地域跨度大……拍摄操作难度非常大。“不管外面发生什么变化,演职人员扎根在剧组。”导演张晓波透露,他的团队,从导演组到摄影组,9个月来几乎没有人员更替,全数跟着导演在剧组埋头创作。

拍摄过程中,天气的难以预料加大了拍摄的难度。比如在飞往新疆拍雪景时,没想到一直不下雪,而且雪融化的速度特别快,剧组便用50辆厢车连夜补雪铺雪,白天则用造雪机吹雪,以保证拍摄的效果。

据统计,剧组搭设了上百个场景,8个摄影棚总面积达6.5万平方米;光是北都城一处场景,就由167人耗时110天才搭建完成;耗时一个月手工定制镀金首饰,设计不同阵营的士兵盔甲2000余套,花20天做一件长袍……这些数字的背后是实实在在的付出,是剧集真实感的保障。

此外,该剧在细节上也很用心,同样注重写实。“场景的风格感和细节感是共存的。”张晓波举了一个例子,剧中的盔甲多达六七种以上,材质很重但形制都不一样。“一个作品的好坏,服装也一样,造型也一样,其实都在细节上。”

同时,拍摄团队也对于各类技术加以灵活运用。如剧中拍摄一个马队进城的镜头就涉及十几个技术工种的合作,需要现场实拍、模型搭建与电脑特效的共同配合,工艺十分复杂,体现了较高的影视行业工业水准。

“一个戏最终看的还是人物,故事里的人物很打动人,这也是能让观众接受作品的关键。”正如张晓波所说,角色是观众与剧集产生深度情感联结的落点。

充满魅力的角色背后离不开演员的演绎。在这部剧中,既有刘昊然、宋祖儿、陈若轩等实力派的年轻演员,也有张嘉译、许晴、张丰毅、张志坚等“老戏骨”,他们认真诠释角色,让人物塑造扎实,值得认真体味。

“演员的表演风格都很写实,所有表演的稳定为剧集定下了基调。”导演张晓波评价说,演员们在表演上的“一路走实”,他们为《九州缥缈录》提供了莫大的帮助。

在《九州缥缈录》中,除了吕归尘,还有很多少年与英雄的形象,他们虽然性格各异,却各有担当。比如,落寞世家姬野和羽族少女羽然,他们一个渴望建功立业却一次次受挫,一个期待无忧无虑的生活却总被身份禁锢。

后来,随着东陆纷争四起,他们被卷入诸侯国的争斗。在这个过程中,姬野从一个只想马上取功名的毛头小子变成心怀大义、为朋友出生入死、以天下和平为己任的少年;羽然则在成长过程中逐渐了解了自己的使命,毅然决定牺牲自由。

故事中,少年们用守护、热血和无畏诠释了舍生取义的精神,也诠释了他们对于责任、正义的坚持。总制片人徐晓鸥表示,《九州缥缈录》绝不是要讲一个少年英雄升级打怪、最后主角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这样的故事“缺乏中国历史的真实”,《九州缥缈录》是要描摹出具有中国精神气质的英雄。

正如《光明日报》评论所言,《九州缥缈录》以三个少年为核心人物,将“舍生而取义,虽千万人吾往矣”的义无反顾和热血无畏诠释得淋漓尽致。“他们在一次次经历和一次次选择中,书写英雄史诗般的篇章,激发溶于血肉中的理想信仰,更让观众领略牢牢植根于深厚民族文化土壤之中的理想主义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