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前张国荣选择的衣服,现在才火起来,聊聊无

日期:2020-04-12 12:08:12 | 人气:

2000年,张国荣「热·情」演唱会在香港亮相,被央视评价为:这场演唱会从艺术理念,服装道具,都代表着中国演唱会的最高水准,至今无人超越。

张国的演唱会造型一直也被人提起:他披着长发,穿着Jean Paul Gaultier亲手打造的“从天使到魔鬼”服装主题,包括贝

也许我们现在看他的衣服没什么,但是在之前,国内从来没有男星,在舞台上有过这种看不出性别的打扮。正因为这样,他的造型遭到了香港媒体的嘲讽,被认为「男人婆」、「穿旧衣」、「异装癖」。直到在海外顺利完成多场巡演,媒体才对他身上Jean Paul Gaultier模糊男女性别的设计,改变了看法。

都迈入21世纪了,无性别主义服装还没被大众所接受,可以想象得出,在这个概念刚被提出时,是有多「不合规矩」。当年走上社会的女性为积极争取平等权利,男性要改变呆板的着装。

从Chanel做的第一条裤装开始,再到60年代的吸烟装和孔雀革命,男女装的界限才逐渐被打破。经过80年代的解构主义加工,还有Jean Paul Gaultier、Gucci等大牌的加持,无性别主义时装才成了现在常见的着装。

糊涂地穿着「男女同款」不是时髦人的做派,所以,我们今天来聊聊无性别时尚(Genderless Fashion)。

关于无性别主义,服装设计师Rick Owens说过自己的疑惑:「我真不明白为什么这代人认为是他们发明了性别流动性,在老早的时代里,这事儿就很响亮了。」

Rick Owens说的没错,在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时尚圈一直在和各种风格干架。女性一直简化自己的着装,寻求干练的「力量」感,而西装革履的绅士们,用漂亮衣裳「对着干」。

一战过后,女性走上社会开始工作,逐渐意识到「人生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Coco Chanel就是其中之一。她看腻了万花丛,剪了自己的短发、脱下紧身胸衣,换了直身型上衣和裤子,并说出经典台词「我自己决定想成为谁,这就是我」。

虽然她的行为在当时相当异类,可女人们还是默默吃了这剂安利。要知道在那时候,女性除了骑马、骑自行车时可以穿裤子,平时穿到大街上都是违法的。而在Coco Chanel这种大胆姑娘带领下,也有一小撮人「顶风作案」,Victor Margueritte写的小说《女公子》(La Garonne),里面的女主角留着短发、爱抽烟,爱穿男性化衣服,就是那个年代最普遍的「倔强」姑娘。

还有30年代,好莱坞女星玛琳·黛德丽(Marlene Dietrich)和凯瑟琳·赫本(Katharine Hepburn),也有着类似的装扮。

不过,有着Chanel大神和电影的加持,女性穿裤装还是不被大众接受。玛琳·黛德丽在巴黎旅行时还因为穿长裤,被抓到警察局。

60年代,因为女权意识的觉醒,越来越多人开始反对社会性别歧视的问题,才第一次出现模糊性别的概念。

在美国,设计师Rudi Gernreich ,认为「在未来,性别概念不再重要」,做出只遮下半身的Monokini泳装,很受前卫女士喜爱,接着又推出topless袒胸裙,他想通过一系列裸露身体的衣服,削弱性别标志。

1968年美国的《纽约时报》,第一次出现了「Unisex Clothing」,来描述男女同款的服饰,百货公司的商品目录,还添加了「 his'n'her 」的新分类。

在法国,设计师伊夫.圣·罗朗(YvesSaintLaurent),打起男装的主意,在1966年,为女性设计出了有名的吸烟装。

可能很多人不理解,为什么抽烟还会有另一套装备。在20世纪,上流社会参加宴会,会穿着长长的燕尾服。饭后吸烟也是重要的social时间,穿着正装非常不便,人们会在此时会换上黑色便衣,这就是吸烟装(Le Smoking)。

而 Yves Saint Laurent 推出的吸烟装就是精致版的男装,中性化的服装抹去男女差异,让「无性别主义时尚」有了质的飞跃。

当然,也有人不接受新鲜的中性化服装。当时大部分餐厅宾馆都不允许女客人穿中性化的衣服,名媛Nan Kempner某天穿着YSL的套装去高档餐厅,差点吃了闭门羹,经理给出的理由是,「正式就餐场合,裤子和泳装一样不合适」,传言最后她不得不把外套当裙子才进去(裤子自然是不能穿了)。

吸烟装变成了女装,男人见自己的衣橱被姑娘们「抢占」,自然不服气。别忘了,高跟鞋、假发全是那个爱臭美的路易十四发明的。

于是,在60年代嬉皮运动的中,男人们也进行了一场孔雀革命(Peacock Revolution)。法国大革命后,男士们的着装就变成了简约的西服, 低调又很实用。而在一切都反着来的60年代,男性的衣服也变得华丽,大面积的波普和欧普图案,看起来确实美得像开屏的雄孔雀。

发展到70年代,「无性别时尚」被大卫·鲍伊(David Bowie)推向了极致。David Bowie与 「Glam Rock」一起横空出世。时装历史学家Colin McDowell这样评价他:「David Bowie是‘雌雄同体’之父,他将会一直影响着男装和无性别时尚的潮流」。

高跟鞋、紧身衣、漂亮的妆发……David 所有性感妖娆的造型,到现在都被各个行业当成灵感缪斯。

最后到80年代的解构主义,打乱了原本的时尚审美,帮助人们找到定位——无关男女,穿衣只为自己。从最开始的为女性身体发声,到现在成为舒适、潮流的象征。

无论是「女穿男装」,「性别无差异化」,都是要在两性的身份间找到中间地带。「无性别时尚」,更有着「雌雄同体」以及「跨性别」的包容。

很多人会把「中性」当成「无性别时尚」,其实这两个概念还有一些区别。「中性」强调的是在女性要man,男性要阴柔,把风格调到中间值。而「无性别主义」对于性别的定位不限男女老少,没有任何意识标签。关于这个问题,用大牌服装举例,再合适不过:

Saint Laurent帮女生把西装变得更加合身,Hedi Slimane甚至把这股华丽摇滚风带到了Celine。

90 年代的 Jean Paul Gaultier,让男生也穿上了裙子。1997年那场大秀,被时尚媒体们评为:「他就像魔鬼一样开启了男女通用的高定大门」。

近些年,Virgil Abloh掌舵的LV,多了不少潮流元素,谁也不会觉得大面积的粉色和印花,不应该出现在男装里。吴亦凡没少穿这些花衣服,并且穿得相当有调性。

Chanel少有男装,代言人蒂尔达·斯文顿(Tilda Swinton)是一直走中性路线的女王人设,从她身上可以了解,香家的衣服没有性别之分。权志龙和陈伟霆很爱挑Chanel的女装系列穿,看起来毫无违和感。

Gucci选择的莱托少爷,也稳稳接住了品牌的文艺复古范儿。大片印花和鲜艳的颜色,本是女人味十足,但在莱托身上没有半点「娘气」。

山本耀司在 1983 年,对纽约时报的记者说:「我总是在想,到底是谁决定了男女服装应该有所不同?」

不过,现在的审美已经有了很大的改观。Gucci的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被采访时,解释过:「那些不清晰的,才是最美的……Gucci的权威不再来自于如何诱惑男人。」

当然,女人穿西装,男人穿裙子,怎么选择都没错。穿着仪式与性别本身,没有多大关系。我们现在所追求的「无性别主义」,从一开始的打破传统,到现在形成一种时尚理念。是为人们能了脱去固有标签,追求个体差异、表达自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