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疫情时代的反思:教育科技的得与失

日期:2020-05-20 12:58:52 | 人气:

OMO是疫情下教育行业的关键词,在全球危机下,世界各国的科技巨头加速了其布局教育赛道的步伐,而传统教育公司也在重新武装,朝着科技公司的方向发展。事实上在此之前,互联网的普及已经让各式各样的教学设备和丰富多彩的应用程序走进课堂、走进家庭。

但便利之下的隐患同样值得关注,比如用户隐私问题、校园网络安全以及长期使用移动设备对学生人格养成和人际关系的影响。

因此,EdSurge邀请长期从事教育工作的专家、企业家、分析师,对过去十年间教育技术的得失进行反思。哪些早期预测得以实现?什么样的技术真正实现了它的价值?在未来的十年里,又会有何种潮流或风尚重新出现?本文综合不同甚至是相互对立的观点形成思维碰撞,皆为塑造一个更稳定、富有成效的2020年代。

Ted Dintersmith是一位知名风险投资家,著书《极有可能成功》(Most Likely to Succeed)并制作了同名教育纪录片,这部纪录片风靡全球,并让美国加州圣地亚哥的High Tech High的创新学校理念在中国大火。

在此之前,Ted Dintersmith曾于2012年接受奥巴马任命,代表美国出席联合国大会,聚焦教育和企业家精神。现已退休的他致力于教育慈善事业,并大力支持那些重塑教学理念的学校。

EdSurge:你认为教育科技的“黑马”是什么?很少有人预料到它会腾飞,但它确实做到了。Ted Dintersmith:我发现如今教学过程中及课后活动都非常注重数字传媒技能的培养。当学生们有机会参与网站设计、创建和运营社交媒体、平面设计、视频制作、剪辑音乐等方面的实践时,你会看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成果。

我期待学生们可以通过学校的选修课来掌握这些数字媒体技能,他们能够有机会把积累的专业知识应用到校内活动中,然后利用假期提高他们的创业思维和技能。这个构想非常鼓舞人心,青少年或许可以走上这个领域的职业道路,得到与许多大学毕业生同等水平的收入,甚至超过他们。同时,丰富的学习经历也能帮助学生发展各项基本能力,激发学习热情,为他们将来从事各种职业做好准备。

EdSurge:下一个十年,什么趋势或风尚会重出江湖?Ted Dintersmith:我认为我们将会看到崭新的、有所改进的MOOC回归,学生们——不管有多少人在上这门课——被分成几个小组,彼此辩论、指导、激励,互相批评。是时候取消那些效果欠佳的冗长讲课,代之以有参与感和挑战性的学习任务了。学生们将以小组为单位完成任务,并且在线上和线下相互指点、相互交流。

关于MOOC教学,宾夕法尼亚大学Al Filreis教授颇有心得。据Class Central统计,他开设的《现当代美国诗歌》是评分最高的课程之一,备受欢迎,不少学生还会重复多次听课。

Filreis教授的秘诀在于,让MOOC能与现实的大学课堂有同样的体验。学生们在课程下方的每一条留言,几分钟内就能够得到教授的答复,这让会让他们产生强烈的参与感和学习热情。Filreis教授承认这会占用大量的时间,因此他建议老师们结合线上直播互动、固定的办公时间以及社群助教,改进MOOC形式。

技术的出现往往会伴随着某些隐患。远程教学期间讨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则是长时间的屏幕接触导致低龄学生视力受损,如此担忧不胜枚举。在教育领域,技术解决问题的同时又带来了哪些新的挑战,我们向多位教育行业资深从业者寻求答案。

杰西·伍利·威尔逊(DreamBox Learning公司CEO):过去,教育工作者关注的是如何在课堂上使用更多的设备。我们在很大程度上已经成功了——根据媒体最近的一项调查,10个K-12教师中有8位在他们的教室里有电脑设备。

但我们已经知道,技术本身并不能保证师生取得更高的成就。技术必须创造并支持更好的教学体验。现在,教育工作者应该专注于将教育技术工具与学生的学习成果挂钩,在不同教学场景下测试可行的技术工具,从而挖掘学生的学习潜力。

曾荣获“2016年度美国最佳教师”荣誉的Jahana Hayes,是康涅狄格州约翰·肯尼迪中学的一位历史老师,她也表示:“老师们很难跟上技术进步的速度并充分利用设备。尽管学校购置了各种计算机设备,但它们很快就落伍了。有时学生们还会教我使用一些新兴产品,但它们往往还没来得及被学校的IT部门采购。”

根据Common Sense在2019年的调查报告,60%的教师缺少高效的教育技术培训资源,这导致学校、学区购买的技术产品被闲置。教师们虽然认识到Google G Suite、Canvas等产品的巨大潜力,但在实际教学中却很少使用。

相反,拉里·伯杰(Amplify公司CEO)则认为:我们已经解决了“老师不知道或者不喜欢使用技术”的问题。如今,教师们在个人生活中都会运用到科技,他们逐渐发现科技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也很有用。

眼下需要解决的新问题在于:学生越来越焦虑。过度刺激的媒体充斥着他们的世界,社交媒体文化让他们感到不适,经济下行和环境恶化等信息所带来的压力笼罩着他们的未来。我认为这加剧了学生的焦虑,抑制了他们的注意力集中、长时间阅读、想象和记忆等能力,这是个大问题。但对于解决这个问题,专注于消费者的互联网并不感兴趣,还得从教育领域着手。禁用技术没有用,应该让技术帮助学生放松身心、增强信心。

教育之于社会乃至国家的地位不言而喻,技术对教育的赋能已经势不可挡。但目前,教育技术在全球范围内都处于起步阶段,涉及各个赛道的从业者在不断尝试新的实践,但商业和教育之间的脱节也开始显现:企业家关注利润,而教育工作者关注孩子和学习。

在讨论技术带来的一系列隐患之中,我们不难发现,教育科技的使用必须与发展心理学、成瘾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取得平衡。这个时代真正需要的教育技术,要把训练有素的教师放在产品设计和实施的中心。只有人与人之间的互动,才能在教育环节中真正吸引并激励孩子们。

Daniel Guerrero的执教生涯从迈阿密福尔摩斯学校开始,这是一所在学区中“吊车尾”的学校,当地糟糕的治安、激烈的种族矛盾增加了学生们的紧张情绪,甚至有一些学生因种种原因被拘留多次,这让Guerrero头疼不已。

在学校附近发生的一次枪击事件之后,Guerrero开始鼓励学生们用Google Docs共同记录自己对于种族主义网络言论的痛苦与愤慨,孩子们终于能够通过文字的方式,抒发自己压抑已久的情绪,“那天我和学生们都哭了。”Guerrero回忆。

此后他和学生们建立起了混合式学习模式,用小组视频和PowerPoint代替多选题测验,用Google Docs代替工作表……孩子们在学业上有所长进,而且越来越享受学习的过程,98%的学生表示对学业更有信心,而孩子们无一不认为Guerrero老师非常关心他们。

The Answer for Schools Is Not More Technology. It’s Teachers and Human Connection.

‘We Don’t Have Resources to Keep Up with Technology.’ 2016 Teacher of the Year, Jahana Hayes Talks to EdSurge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ISTE”,来源EdSurge,编译Sunrise, Julie Chen,作者Stephen Noonoo, Tony Wan, Danielle Arnold-Schwartz, Dhawal Shah, Mary Jo Madda, Daniel Guerrero。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芥末堆立场,转载请联系原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