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中叶西部三线建设的“得”与“失”

日期:2020-05-14 03:42:36 | 人气:

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以我国的自然地理、经济重心和国防安全的位置和区域为根据划分“三线”地理概念。它将沿海和沿疆地区作为一线,中部地区为二线,而长城以南、广东省韶关以北、京广铁路以西,甘肃乌鞘岭以东地区为三线。三线地区离海岸线最近700公里以上,距西部边界上千公里,还有青藏高原、云贵高原、太行山、大别山、贺兰山、吕梁山等屏障。

由于当时面临严峻的国际形势和国内工业生产布局不合理的状况,在中国西南和西北广袤的大地上,展开了一场以备战和对付可能发生的外敌入侵、保卫国家安全和社会主义建设事业而进行的大规模经济建设。毛主席曾说:“三线建设不好,睡不好觉”。三线建设的决策,正是1964年毛泽东首先提出来的。我国国民经济第三个五年计划到第五个五年计划期间,以备战为中心,以军工建设为主体,在三线地区实施了大规模的工业化建设,史称”三线建设“。

在1964年至1980年的17年间,国家在三线地区13个省、市、自治区投入了2052.68亿元巨资(占同期全国基建总投资的39.01%,超过1953年至1964年全国全民企业基建投资的总和)。几百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上千万次的民工建设者,怀着为国防军工事业奉献青春与生命的热情,从上海、沈阳、哈尔滨、吉林、北京、青岛等地来到穷乡僻壤,在深山里扎下了根,建起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这其中具有代表性的企业和科研力量,后来都被称为西部工业的“脊柱”。

70年代末80年代初,小平同志根据世界形势作出了提出和平与发展已经成为当今世界的两大主题的科学论断。国家的建设已经济建设为中心,建设的重点也迅速向沿海地区转移,在这种形势下,原来以准备战争突然爆发而建设起来的一些以军品生产为主的三线企业面临着生产任务锐减,企业亏损,职工人心不稳等问题,再加上当时建设中选址不当、布局不合理等遗留问题,一些企业已经到了无法维持生存的地步,党中央、国务院对三线建设提出了”调整改造、发挥作用“的方针,在三线进行的大规模建设也停止了,一些原来的三线企业也搬离了三线地区,历时17年的”三线建设“也成为了历史。

”三线建设“动员之广,规模之大,时间之长,对以后的国民经济结构和布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那么我们现在回过头来看,当年的三线建设有哪些得与失呢?

当时作为西方盟主,美国在战略上不断强化半月形包围圈,讹诈和封杀手段更是咄咄逼人,台湾国民党当局把自己绑在美国战车上,不断叫嚣要反攻大陆,不断派遣武装特务袭击大陆东南沿海。另外,50年代末,苏联老大国沙文主义不断恶性膨胀,60年代初多次侵入我国,在中国新疆和黑龙江等地挑起武装冲突,在中苏边界地区陈兵百万人,战略导弹瞄准中国,试图对我国核设施实行“外科手术”。

而当时我国的工业布局不适应备战,一是工业过于集中。东南沿海和东北城市集中了60%的机械工业、50%的化学工业和52%的国防工业。二是大城市大部分在沿海地区。战时防空、疏散人口、保障生产,特别是预防核袭击,能力低下。

面对新老帝国主义的战争讹诈,新中国别无选择,被迫而无奈地做好反侵略准备,既要做好应对常规战争的准备,又要做好应对核战争的准备。

其次,三线建设形成了可靠的西部科技工业基地,初步改变了中国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布局。

三线建设的许多项目目前仍是西部的工业脊柱,如攀枝花、酒泉等钢铁冶金基地,酒泉、西昌航天卫星发射中心,葛洲坝、刘家峡等水电站,六盘水煤炭基地,成昆、襄渝、川黔、阳安、青藏(西宁至格尔木段)、湘黔等10条铁路干线。贵州011基地、陕西012基地,贵州061航天基地、贵州083电子工业基地,川西核工业基地,长江中上游造船基地,四川、长庆、中原等油气田,重庆、湘西常规兵器工业基地,湖北中国第二汽车厂、东方电机厂、东方汽轮机厂、东方锅炉厂等制造基地,中国西南物理研究院、中国核动力研究设计院等科研机构。

第三、三线建设工程也促使大批原先位于大城市的工厂与人才进入西部山区,促进了中西部地区经济的发展。

一、因交通不便,工厂对职工的向心力日益减弱,离心力持续增加。工厂面临职工流失的严重问题。许多职工要求调离工厂,其中大部分为助理工程师、工程师等技术人员。工厂的现实状况也影响到大专院校毕业生的进厂工作。

二、信息闭塞,三线企业对外界信息接触的渠道较少,比较难以接触到企业所在行业的发展前沿技术和信息,对于企业产品更新换代和“民品”在市场上形成竞争力形成拖累。

三、非生产性开支较大,由于三峡企业大部分处于比较偏远的地区,首先原材料的和产成品的运输成本就会加大,另外,职工及家属的社会问题如上学、就医等问题不能在地方上得到好的保证,就必须由企业来承担,企业的非生产性开支较大,在80年代后的市场经济环境下难以生存。

由于以上及其他种种原因,改革开放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军工企业转民品生产,大批三线企业在进入市场经济后完全失去了竞争力。为此,大批三线企业或搬迁,或合并,或破产,或重组,或转让,或倒闭,都逐渐从历史舞台上消失了。

总之,三线建设已经成为历史,但三线企业仍然为我国经济特别是中西部经济建设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国家也在加大西部和内陆地区的开发力度。三线建设时期形成三线精神产是民族精神、奋斗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仍然激励着我们前进。2018年10月,中宣部将“三线精神”与“两弹一星”精神、载人航天精神、抗洪救灾精神等一起,列为新时代大力弘扬的民族精神、奋斗精神。